作者:李玉清    发布时间:2021-01-05 07:28    编辑:紫涵

工作中的姜宏伟(左)。

  青海新闻网·大美青海客户端讯 

  调解室里的来客

  这天早上,西宁市城中区人民法院调解室里,调解员姜宏伟在做谈话笔录。

  “吱”一声,门开了,门里探出半个身子,一双眼睛正望着调解室里的两名调解员。

  姜宏伟热情地招呼着:“来来来,快进来!”男子拘谨地走进门,坐到了姜宏伟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男子叫张富贵,今年50多岁,他惊讶地说:“今天钱真的能要回来吗?这么快?”

  工资能这么快要回来,是张富贵始料不及的。

  张富贵是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人,去年夏天在同村好友的介绍下到西宁城南一家新开的酒店,当起了焊接水管工。

  当他干完活去要工资时,包工头王伟(化名)却让他等等,理由是王伟的上一级雇主没支付工资。

  50多岁的张富贵,辛苦干活为的就是多挣点钱,缓解家里的困难。王伟告诉他没钱的时候,他如同挨了一闷棍,久久缓不过神来。

  张富贵辗转难眠,思来想去,他决定过几天再去要工资。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他早早起床了,一路上张富贵在想如何找到王伟的上一级雇主。可事情并没有张富贵想的那么复杂,他很快就找到了王伟的上一级雇主,但是对方说钱已经给王伟了,并当着他的面给王伟打了电话。

  “我家在大通县,来回这一趟并不容易,本来想算了,这笔钱就当打水漂了。但包工头不但不给钱还戏耍了我至少8次,我越想越生气,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张富贵说。

  张富贵说,这笔工资要了一年多,他已经不想耗了。但是一想到王伟来回戏耍自己,他心里又气不过,最后他将王伟告到了西宁市城中区人民法院。

  为农民工讨回公道

  2020年11月27日,城中区人民法院调解员姜宏伟接到了张富贵的案子。

  姜宏伟知道,张富贵要这笔工资其实是想讨个公道。减少民事纠纷,防止民事纠纷转化为刑事案件,是他做人民调解员的职责。

  姜宏伟约了张富贵来法院,经过仔细的询问后,他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灯下,姜宏伟一页一页翻看案卷。如何让王伟尽快支付张富贵的工资?作为一名调解员,在此案中自己该担任一个怎样的角色,如何维护张富贵的合法权益?

  首先要找到事件的症结所在。从哪儿切入?对!王伟不懂法。因一己之私挪用农民工工资的王伟根本不懂法,这是整个事件的症结。能够把法理讲清楚,不怕王伟不给钱。

  这一次,姜宏伟重新给自己定位,人民调解员加普法工作者。

  具有丰富法律知识的姜宏伟,从给王伟的第一个电话开始,不停地讲解法律知识。王伟先是极不信任地挂电话,后来开始辱骂,不过,姜宏伟都能应对自如。

  调解了6天后,姜宏伟终于听到了王伟的一声叹息。

  随之而来的就是信任与倾诉。在多次沟通后,王伟终于抽出了一天时间来法院,当面支付了张富贵的工资。

  故事并未结束。身边的一些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知道张富贵用一周的时间成功要回工资,纷纷来找姜宏伟。姜宏伟又开始忙碌起来,姜宏伟说,再忙再累也愿意,他渴望看到这些农民工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渴望每一个案件都能妥善的办理。

  与调解工作不舍的情缘

  除了农民工要工资的纠纷,姜宏伟还调解了许多其他纠纷。虽然现在可以语气平静地回顾起这些事,但身处其中时的滋味,只有他知道。“我不后悔干这个工作。”姜宏伟说。

  几年前,姜宏伟从部队复员回到家乡,开始从事人民调解工作。也许他自己都没想到,会从一名基层社区的调解员变成人民法院的调解员。

  “在社区,家庭矛盾纠纷一旦处理不好就会导致亲人反目,造成较坏的社会影响。”姜宏伟说,作为社区调解员,经常接触到这些说起来琐碎,调解起来麻烦的家长里短,但他却能寓情于调,耐心解决这些事。

  2019年,51岁的姜宏伟被西宁市城中区人民法院聘为调解员。他说,他很珍惜这次机会,面对为一些小事要离婚的夫妻、无助的老人,他真的希望可以给予他们帮助。为了这份心愿,他常常在深夜、在安于床榻之后还在思考。每天晚上,姜宏伟筋疲力尽,但仍然会完成他每天的必修课——回想自己当天调解案件的经过做总结。

  姜宏伟对人民调解工作有着全新的理解,他的理念是:用亲情去调和、用事实来搅拌、用法律和道德做脸面。在具体矛盾纠纷化解中把群众满意作为人民调解工作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群众路线,在调解工作中建立了案件回访等制度,纠纷调解真正做到了事事有根据、桩桩有结果、条条有落实、件件有回音。

  姜宏伟说,他要做的就是把群众当亲人、为群众化怨言、帮邻里添和谐,用人民调解为群众搭建连心桥,构筑和谐墙。从2020年1月至2020年底,姜宏伟和他的3名同事共同调解了627件纠纷。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